新闻资讯
湖南省召开民营企业家座谈会:以制造业为重中之重推进产业振兴

近日,国家有关部门印发了《关于加快推动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建设发展的通知》,旨在通过加快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建设,探索完善科技成果转化机制,推进“后疫情”时代全面创新发展。推进科技成果转化是过去数十年科技体制改革的主线之一,国家有关部门几乎每年都有相关文件印发,甚至在国家立法层面也出台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然而,每年见诸报端的仍然是反映我国科技成果转化慢、转化难、转化率不高的声音。比如,有的专家提出转化链条中缺乏好的经纪人,导致成果不能卖个好价钱,还有的专家建议要建立科技成果交易的京东、淘宝等等。但是,在我国改革开放进行了40余年,网络化、信息化深度发展的今天,我们科技成果转化的痛点真的在于中介、渠道或平台吗?早在“十五”期间,我国各级政府和科技主管部门就积极推动生产力促进中心建设,以推动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并将之作为科技中介机构的代表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小企业促进法》。目前,我国大大小小的生产力促进中心已达2700余家,这是作为需求端的地方政府为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所作的努力。另一方面,我国不少高校院所都成立了负责科技成果转化的部门,将成果转化作为本部门或本单位社会服务职能的重要内容。有的单位还与地方政府或企业合作,将成果转化部门搬到或设立在企业密集的地方,成立了大量新型研发和转化机构。比如,仅中国科学院就在全国多地成立了30余个转移转化中心、产业技术创新与孵化中心等,以促进科技成果的转化和落地。与此同时,随着形势和技术的发展,各类官方或民间的科技成果转化平台也层出不穷,比如技术交易所、网上技术交易市场、企业技术需求与科技人才信息服务平台,以及孵化器、科技园、众创空间等,覆盖线上与线下。据统计,我国各类科技中介组织多达10万多个,科技中介从业人员达150余万人。如果我们把科技成果转化链条分为供给端、中间转化渠道和需求端的话,现在的状况是,科技成果转化的数量和质量,与体量规模庞大的中间转化渠道并不相称,所以问题和堵点不在中间的渠道。那么,问题出在需求端吗?答案也是否定的。资本对利润的追逐是疯狂的,正如马克思曾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经过40余年的改革开放和经济积累,资本在我国已经成为重要的力量。在科技成果转化领域,我国就已具备了覆盖从天使阶段到Pre-IPO阶段的各类风险投资基金,最火热的时候甚至达到了全民风投的程度。出于保值增值的需要和市场竞争的压力,这些资金比其他任何要素都更迫切地削尖了脑袋寻找好的投资项目和出口。换句话说,在当下中国,只有要好项目,是不愁没有资金入局支持的,比如最近创下科创板IPO纪录的寒武纪。问题恰恰出在市场缺乏好的项目——这正是我国科技企业估值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而好的项目大多来自好的成果,也就是说,在科技成果转化链条上,成果的供给端或供给侧出现了最根本的问题。我国科技研发投入经费早已跃居世界第二位、科技人力资源高居世界第一位,每年立项和结题的科技课题和项目不计其数。但这些课题或项目产出的,往往只是以论文为代表的知识;而企业和资本看重的,是具有商业价值的知识产权。从零散的知识到有商业价值的知识产权,二者还隔着遥远的技术距离,而后者才是真正的科技成果。然而,由于政府投入少、企业不敢投、科研人员不关注等多种原因,从科学发现到科技成果的鸿沟和“死亡之谷”,很少有人试图跨越,成功跨越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学术界对产业界的成果供给,事实上是欠缺甚至严重不足的,或者经过多年的“洗淘”,能转化的都已经转化得差不多了。缺少了上游的源头活水,中间的渠道和下游的需求端只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问题的解决,除了依靠深化改革、政产学研多元投入和协同创新,以及改变学术评价的“唯论文”等指挥棒以外,还要等待发展的“天时”。也就是说,待到一定发展阶段,当大量企业不得不关注技术创新及其与科学的衔接时,譬如我们有大量企业发展到像华为一样重视基础研究的阶段时,才会迎来科技成果转化“老大难”问题的彻底解决。

13

2020-07

云从科技发布行业级AI平台“轻舟”

近日,国家有关部门印发了《关于加快推动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建设发展的通知》,旨在通过加快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建设,探索完善科技成果转化机制,推进“后疫情”时代全面创新发展。推进科技成果转化是过去数十年科技体制改革的主线之一,国家有关部门几乎每年都有相关文件印发,甚至在国家立法层面也出台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然而,每年见诸报端的仍然是反映我国科技成果转化慢、转化难、转化率不高的声音。比如,有的专家提出转化链条中缺乏好的经纪人,导致成果不能卖个好价钱,还有的专家建议要建立科技成果交易的京东、淘宝等等。但是,在我国改革开放进行了40余年,网络化、信息化深度发展的今天,我们科技成果转化的痛点真的在于中介、渠道或平台吗?早在“十五”期间,我国各级政府和科技主管部门就积极推动生产力促进中心建设,以推动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并将之作为科技中介机构的代表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小企业促进法》。目前,我国大大小小的生产力促进中心已达2700余家,这是作为需求端的地方政府为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所作的努力。另一方面,我国不少高校院所都成立了负责科技成果转化的部门,将成果转化作为本部门或本单位社会服务职能的重要内容。有的单位还与地方政府或企业合作,将成果转化部门搬到或设立在企业密集的地方,成立了大量新型研发和转化机构。比如,仅中国科学院就在全国多地成立了30余个转移转化中心、产业技术创新与孵化中心等,以促进科技成果的转化和落地。与此同时,随着形势和技术的发展,各类官方或民间的科技成果转化平台也层出不穷,比如技术交易所、网上技术交易市场、企业技术需求与科技人才信息服务平台,以及孵化器、科技园、众创空间等,覆盖线上与线下。据统计,我国各类科技中介组织多达10万多个,科技中介从业人员达150余万人。如果我们把科技成果转化链条分为供给端、中间转化渠道和需求端的话,现在的状况是,科技成果转化的数量和质量,与体量规模庞大的中间转化渠道并不相称,所以问题和堵点不在中间的渠道。那么,问题出在需求端吗?答案也是否定的。资本对利润的追逐是疯狂的,正如马克思曾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经过40余年的改革开放和经济积累,资本在我国已经成为重要的力量。在科技成果转化领域,我国就已具备了覆盖从天使阶段到Pre-IPO阶段的各类风险投资基金,最火热的时候甚至达到了全民风投的程度。出于保值增值的需要和市场竞争的压力,这些资金比其他任何要素都更迫切地削尖了脑袋寻找好的投资项目和出口。换句话说,在当下中国,只有要好项目,是不愁没有资金入局支持的,比如最近创下科创板IPO纪录的寒武纪。问题恰恰出在市场缺乏好的项目——这正是我国科技企业估值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而好的项目大多来自好的成果,也就是说,在科技成果转化链条上,成果的供给端或供给侧出现了最根本的问题。我国科技研发投入经费早已跃居世界第二位、科技人力资源高居世界第一位,每年立项和结题的科技课题和项目不计其数。但这些课题或项目产出的,往往只是以论文为代表的知识;而企业和资本看重的,是具有商业价值的知识产权。从零散的知识到有商业价值的知识产权,二者还隔着遥远的技术距离,而后者才是真正的科技成果。然而,由于政府投入少、企业不敢投、科研人员不关注等多种原因,从科学发现到科技成果的鸿沟和“死亡之谷”,很少有人试图跨越,成功跨越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学术界对产业界的成果供给,事实上是欠缺甚至严重不足的,或者经过多年的“洗淘”,能转化的都已经转化得差不多了。缺少了上游的源头活水,中间的渠道和下游的需求端只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问题的解决,除了依靠深化改革、政产学研多元投入和协同创新,以及改变学术评价的“唯论文”等指挥棒以外,还要等待发展的“天时”。也就是说,待到一定发展阶段,当大量企业不得不关注技术创新及其与科学的衔接时,譬如我们有大量企业发展到像华为一样重视基础研究的阶段时,才会迎来科技成果转化“老大难”问题的彻底解决。

10

2020-07

山东对有色等18个重点行业 逐一提出无组织排放管控指导意见

近日,国家有关部门印发了《关于加快推动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建设发展的通知》,旨在通过加快国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建设,探索完善科技成果转化机制,推进“后疫情”时代全面创新发展。推进科技成果转化是过去数十年科技体制改革的主线之一,国家有关部门几乎每年都有相关文件印发,甚至在国家立法层面也出台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然而,每年见诸报端的仍然是反映我国科技成果转化慢、转化难、转化率不高的声音。比如,有的专家提出转化链条中缺乏好的经纪人,导致成果不能卖个好价钱,还有的专家建议要建立科技成果交易的京东、淘宝等等。但是,在我国改革开放进行了40余年,网络化、信息化深度发展的今天,我们科技成果转化的痛点真的在于中介、渠道或平台吗?早在“十五”期间,我国各级政府和科技主管部门就积极推动生产力促进中心建设,以推动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并将之作为科技中介机构的代表写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小企业促进法》。目前,我国大大小小的生产力促进中心已达2700余家,这是作为需求端的地方政府为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所作的努力。另一方面,我国不少高校院所都成立了负责科技成果转化的部门,将成果转化作为本部门或本单位社会服务职能的重要内容。有的单位还与地方政府或企业合作,将成果转化部门搬到或设立在企业密集的地方,成立了大量新型研发和转化机构。比如,仅中国科学院就在全国多地成立了30余个转移转化中心、产业技术创新与孵化中心等,以促进科技成果的转化和落地。与此同时,随着形势和技术的发展,各类官方或民间的科技成果转化平台也层出不穷,比如技术交易所、网上技术交易市场、企业技术需求与科技人才信息服务平台,以及孵化器、科技园、众创空间等,覆盖线上与线下。据统计,我国各类科技中介组织多达10万多个,科技中介从业人员达150余万人。如果我们把科技成果转化链条分为供给端、中间转化渠道和需求端的话,现在的状况是,科技成果转化的数量和质量,与体量规模庞大的中间转化渠道并不相称,所以问题和堵点不在中间的渠道。那么,问题出在需求端吗?答案也是否定的。资本对利润的追逐是疯狂的,正如马克思曾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经过40余年的改革开放和经济积累,资本在我国已经成为重要的力量。在科技成果转化领域,我国就已具备了覆盖从天使阶段到Pre-IPO阶段的各类风险投资基金,最火热的时候甚至达到了全民风投的程度。出于保值增值的需要和市场竞争的压力,这些资金比其他任何要素都更迫切地削尖了脑袋寻找好的投资项目和出口。换句话说,在当下中国,只有要好项目,是不愁没有资金入局支持的,比如最近创下科创板IPO纪录的寒武纪。问题恰恰出在市场缺乏好的项目——这正是我国科技企业估值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而好的项目大多来自好的成果,也就是说,在科技成果转化链条上,成果的供给端或供给侧出现了最根本的问题。我国科技研发投入经费早已跃居世界第二位、科技人力资源高居世界第一位,每年立项和结题的科技课题和项目不计其数。但这些课题或项目产出的,往往只是以论文为代表的知识;而企业和资本看重的,是具有商业价值的知识产权。从零散的知识到有商业价值的知识产权,二者还隔着遥远的技术距离,而后者才是真正的科技成果。然而,由于政府投入少、企业不敢投、科研人员不关注等多种原因,从科学发现到科技成果的鸿沟和“死亡之谷”,很少有人试图跨越,成功跨越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学术界对产业界的成果供给,事实上是欠缺甚至严重不足的,或者经过多年的“洗淘”,能转化的都已经转化得差不多了。缺少了上游的源头活水,中间的渠道和下游的需求端只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问题的解决,除了依靠深化改革、政产学研多元投入和协同创新,以及改变学术评价的“唯论文”等指挥棒以外,还要等待发展的“天时”。也就是说,待到一定发展阶段,当大量企业不得不关注技术创新及其与科学的衔接时,譬如我们有大量企业发展到像华为一样重视基础研究的阶段时,才会迎来科技成果转化“老大难”问题的彻底解决。

10

2020-07

  • 科技成果评价
    科技成果评价

    根据委托单位需求,提供包括成果审查、流程指导、附件代办、评价组织等工作在内的科技成果评价全流程服务,为委托单位提供一站式科技成果评价解决方案,确保评价效果、提高评价效率、降低评价成本。

  • 技术合同登记
    技术合同登记

    根据技术输出机构需求,提供包括机构备案、合同编撰、认定登记、复查审核、奖补申报等全流程工作,确保技术输出机构在充分享受国家、省、市等相关部门优惠政策的同时,将技术合同认定登记工作标准化、常态化。

  • 科技成果登记
    科技成果评价

    根据申请单位需求,提供包括流程指导、材料审查、成果入库、证书颁发等工作在内的全流程服务,并通过平台组织的线上线下对接活动以促成科技成果的交易与转化,将成果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最大化。

  • 成果价值评估
    成果价值评估

    针对技术成果交易过程中普遍存在的因买卖双方对交易标的估值差异巨大而导致交易无法达成的情况,通过科学的评估模型设定及专家审定机制的引入,设计并开发的网络化、自动化评估工具,以“自动计算+专家修正”的方式为技术成果交易提供科学、公允的价值评估数据(报告)。

服务对接
需求快速响应 专业机构 有求必应
  • 造型设计
    造型设计

    造型设计服务系指专业设计机构根据用户需求及产品定位,应用工程技术和艺术手段设计、塑造产品的形象,并将其最后统一在产品的功能、结构、工艺、宜人性、视觉传达、市场关系等各个方面。

  • 机械设计
    机械设计

    机械设计服务系指专业设计机构根据用户需求及产品使用要求对产品的工作原理、结构、运动方式、力和能量的传递方式、各个零件的材料和形状尺寸、润滑方法等进行构思、分析和计算并将其转化为具体的描述以作为制造依据。

  • 电路设计
    电路设计

    电路设计服务系指专业设计机构根据产品电路的功能和性能要求,按照一定的规则和方法进行电路系统的配置与设计,包括系统配置、电路形式、器件结构、工艺方案等选择等。

  • 包装设计
    包装设计

    包装设计服务系指专业设计机构根据用户需求及产品特性,选用合适的包装材料,针对产品本身的特性以及受众的喜好等相关因素,运用巧妙的工艺制作手段,为产品进行的容器结构造型和包装的美化装饰设计。

已有135家专业机构

  • 性能测试
    [性能测试]

    性能测试服务系指检验认证机构(含高校、科研院所等)根据用户需求,在产品测试过程中通过改变所给的条件,测量试验对象的状态变化并分析其原因,明确测试对象的性能或性能故障。(测试对象不含软件产品)

  • 质量检测
    [质量检测]

    质量检验服务系指授权的检验认证机构根据用户需求,对产品的一项或多项质量特性进行观察、测量、试验,并将结果与规定的质量要求进行比较,以判断每项质量特性合格与否。(检验对象不含软件产品)

  • 软件测评
    软件测评

    软件评测服务系指授权的软件评测机构根据用户需求,在规定的条件下对程序进行操作,以发现程序错误,衡量软件质量,并对其是否能满足设计要求进行评估,以鉴定软件的正确性、完整性、安全性和质量可靠性。

  • 认证许可
    认证许可

    认证许可服务系指认证许可业务代理机构(部分需要资质)根据用户需求,提供信息咨询、认证/许可申请事务代理等相关服务。服务类别包括但不限于产品认证(如3C)、体系认证(如ISO)、生产许可(如安全生产许可)、经营许可(如医疗器械经营许可)等。

已有169家专业机构

  • 申请代理
    申请代理

    申请代理服务系指经相关部门批准(或备案)设立的知识产权服务机构为协助用户申请并获取专利、商标、软件著作权等知识产权而开展的专业服务,主要服务内容包括申请前咨询(如专利查新检索、专利挖掘)、申请文件准备(撰写)及代为办理相应手续。

  • 转让许可
    转让许可

    转让许可服务系指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根据用户需求,为协助知识产权(含专利、商标、软件著作权等)转让与受让,以及许可与被许可双方完成知识产权转让或许可行为而开展的居间服务,主要服务内容包括转让谈判、价值评估、合同签定与备案。

  • 保护维权
    保护维权

    保护维权服务系指知识产权服务机构根据用户需求,依照现行法律法规对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进行制止和打击而开展的代理服务,主要服务内容包括无效请求、司法行政保护申请及侵权诉讼等。

  • 产品评估
    产权评估

    产权评估服务系指知识产权评估机构的注册资产评估师依据相关法律、法规和资产评估准则,对知识产权评估对象在评估基准日特定目的下的知识产权价值进行分析、估算并发表专业意见。

已有85家专业机构

  • 技术评价
    技术评价

    技术评价服务系指经科技、经信主管部门认定的评价机构根据用户需求,聘请行业专家,依照规定的程序和标准,对被评价技术成果(产品)进行审查与辨别,对其科学性、创造性、先进性、可行性和应用前景等进行评价,并做出相应结论。评价类别包括但不限于科技成果评价、新产品鉴定等。

  • 科技查新
    科技查新

    科技查新服务系指具有查新业务资质的查新机构根据用户(查新委托人)提供的需要查证其新颖性的科学技术内容,按照《科技查新规范》对查新项目的新颖性进行情报学审查,并做出结论(查新报告)。

  • 文书撰制
    文书撰制

    文书撰制系指咨询机构根据用户需求,按照各类商务文书的规范要求进行文案撰写及材料印制。文书类别包括但不限于可行研究报告、资金申请报告、项目监理与验收报告、资质荣誉认定申请报告及项目投标书等。(本项服务仅限于文书撰制,不涉及与文书相关的外联及其他工作)。

  • 财税咨询
    财税咨询

    财税咨询系指会计师事务所、税务师事务所等财税咨询机构根据用户需求,按照相关准则规定的程序和方法进行财税事项处理或鉴证工作。服务类别包括但不限于财务审计、专项审计、研发费用加计扣除、资产评估及税务筹划等。

已有108家专业机构

资源共享
资源整合共享 海量资源 共享共赢

指导建设单位: 中方县经信科技和商务粮食局   承办单位: 中方工业园管理委员会

技术与运营支持: 长沙诺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长沙诺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  湘ICP备10209074号-30

  • 扫描二维码下载
    中方科技创新服务平台APP